一身祖宗味

all叶纯食
我们修修天下第一可爱!

〔all叶〕当全职遭遇釜山行

当全职遭遇釜山行

*私设国家队穿越到电影釜山行

*没有智商和文笔的小片段

*撞梗删




Ⅰ.

[老叶…如果能回去,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咳咳咳咳、咳咳你不要、不要嫌我烦啊……现在、我给你一个……咳咳,离我远点的机会…机不可失啊老叶……快点,走吧!]

那个总是叽叽喳喳个不停的青年,白色衬衫被血色浸透,脸上的笑容却一直跟以往一样灿烂。

[如果我还能有意识的见到你……]

视线逐渐变得模糊…

还有那要被埋葬的,呼之欲出的,却至死也没敢说出口的话。

[咱俩关系是不是很好啊老叶,咳咳…]

丧尸会有眼泪吗?被病毒控制的躯体,还能流出常常被狡辩为生理盐水的液体吗?

[叶修。]唇瓣最后一次无力的碰撞

我爱你。



Ⅱ.

[秀秀!]苏沐橙捂着嘴,看着好友手臂上外翻溃烂的伤口,一直以来顽强支撑着她的身体和精神的脊背颓然倒塌。

楚云秀摇摇头,美艳动人的五官还是那么鲜活而带着她独有的骄傲

[真没想到,我还是坚持不了多久,这就要输了。]

她笑着,眼中的苦涩难以遮掩

[就当这是一场游戏吧,沐沐,好好活下去,活到最后,获得胜利吧!]

她卸下苏沐橙紧抓着她的手,缓缓站起身,走向破了个大洞的车窗

列车高速行驶着,冷冽到刺骨的风从窗口灌入。

[叶修,保护好沐橙啊,还有你自己,我相信你能祸害遗千年的。]

她最后提起唇角,露出一个明艳的笑容

风城烟雨…

美丽的容颜下,还有不屈的灵魂。

Ⅲ.

[前辈 我爱你 保护好自己]

以前总是有粉丝说,周泽楷的双眼注视着谁,谁就会被一枪穿心。如今这双漂亮的眼睛终于如愿以偿的和一直以来偷偷凝望的人的双眸对视,仿佛有谁在里面洒了一把碎星。薄唇虔诚的轻吻上面前人的额头,双手捧着深爱的前辈的脸,如同捧着易碎的宝物。

[向前跑 绝对不要…回头看我]

手握染了血的棒球棍,坚定挺拔的身影轻微的颤抖着,却始终没有再回过头。





Ⅳ.

叶修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终于掏出了皱皱巴巴的一盒芙蓉王。

他抽出唯一幸存的两支中的一个,含在两片淡粉的唇间。

[什么时候见你都在抽烟]张佳乐狠狠地夺走烟,却是夹在自己口中[有火没?]

[早没啦]叶修拍拍裤兜,看了那唯一剩下的烟,犹豫了会,还是不舍的贴身放好。

[老叶,我们,还能回去吗]

张佳乐的问题久久没得到回答,正当他揩掉没忍住的泪水准备强颜欢笑时,那个他总能在梦中听到让他喜欢极了的声音突然地响起

[当然能了,哥还要看着兴欣,得到一次三连冠,还要看着你捧着亚军奖杯要死不活的逊样…唔呃!]

张佳乐听不下去他的话,这里每个字都能让他的眼泪汹涌而来,他只能猛的扑上去,死死抱住叶修。

[喂喂,乐乐啊,这种抱法连沐橙都早就不用了,你怎么还这么少女…]

[闭嘴!你个贱人!冠军是霸图的,早晚干死你……]

张佳乐把头埋在叶修的颈间,大颗的泪水直往下掉。他用力地越抱越紧,像是要从这具单薄的身体上汲取赖以生存的养分。











Ⅴ.

[沐橙]

狭窄的列车洗手间,叶修瘦弱的脊背弓着,怀里抱着面色苍白的苏沐橙。

[等会我出去……]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别想丢下我!不行!]苏沐橙几乎是用吼地喊出这些字,她的眼睛早就哭的红肿,如今瞪着叶修,柔柔弱弱的女孩散发出凶狠而决然的气场。

叶修无可奈何地抿唇笑着,当年躲在他怀里失声痛哭的苏沐橙已经长大,这个外表跟菟丝子一样柔弱的少女,内心却已经强大到让许多男人都自愧弗如的地步。

他轻轻地敲了敲她的脑袋,像以前一样,温和的嗓音填满了这最后的安身之所。

[沐橙,听话,你还要带着兴欣,夺冠呢。]